維也納酒店被點名,曾每年擴張1000家,創始人23年賺21億

家族企業和加盟制,酒店管理仍有漏洞

被稱為國內“中端酒店第一”的維也納酒店因為名字和海南省政府“杠“上了。

海南省民政廳副廳長石清理回應稱,“維也納酒店”是商家注冊的商標,此次清理整治的內容是地名標識,而非商標,同時,商標也不能延伸為地名標識。

6月12日,海南15家維也納酒店遭省民政廳點名,認為“維也納”一名使用了奧地利首都的名稱,不符合命名規范。維也納酒店集團不甘示弱,表示品牌“維也納酒店”已于2012年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成功注冊,而涉事企業也有授權,使用品牌合法合規。

每年擴張1000家

維也納“杠”上省政府也是企業不得已為之。如果被勒令改名很有可能會降品牌效應,進而導致整體利潤下降,更何況“維也納”在全國中端酒店領域也并非無名之輩。

據官網介紹,維也納酒店有限公司創始于1993年,是中國中檔商務連鎖酒店頭部企業,經營范圍包括住宿服務、日用商品的酒店配套零售服務,同時擁有電商和外商投資資質。

目前,維也納酒店有限公司擁有8大主力品牌,戰略合作法國盧浮酒店集團旗下3大品牌,同時正在創新孵化6大新品牌。

截至2019年3月,維也納酒店有限公司在全國326個大中城市運營2500多家(在營及在建)分店,超過33萬間客房,現每年以新增800-1000家以上分店的速度發展。

在“2018年中國旅游住宿業百強榜單”中,維也納酒店位列第七,還在今年4月被評為“中國最佳酒店管理集團”。

維也納酒店被點名,曾每年擴張1000家,創始人23年賺21億

2016年上市公司錦江國際發布公告,以17.49億元人民幣收購維也納酒店有限公司80%股權。

天眼查數據顯示,盡管最終受益人仍為創始人黃德滿,但目前為維也納酒店的法人為陳禮明。他的另一重身份是上海錦江國際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CEO,同時擔任包括四季酒店、七天酒店、昆侖大酒店等在內的15家公司法人,所在公司的股權最終歸屬上海市國資委。

據錦江股份2018年財報顯示,去年境內酒店表現低迷,但是由于維也納酒店和維也納酒與法國盧浮集團合作的三大品牌的貢獻,企業整體合并營業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長8.21%。

如果說錦江集團是國內目前中端酒店市場的壟斷者之一,那么維也納酒店無疑可以被稱為中流砥柱,其品牌效應不言而喻,也難怪涉及改名一事會引起如此劇烈的反響。

創始人白手起家,23年賺21億元

黃德滿出生在廣東省陽江市的一個貧困山區中,因為家貧,黃德滿在考上大學之后,甚至都借不到50塊錢的體檢費,因此只能在家務農。

1993年,采石場小老板黃德滿帶著“賺錢養家”的樸實愿望和5000元本錢,來到深圳創業。他用其中的3000元承包了一家小賓館,剩下的投入土石方工程。

在做工程做了一段日子之后,黃德滿發現土方石工程越來越難做了,而那個時候黃德滿開的小賓館,每年都有50%的利潤。于是黃德滿決定放棄工程行業,開始全力進軍酒店行業。2005年,維也納酒店集團正式成立。

由于創立初期的正確定位,維也納酒店擴張迅速。到了2007年,維也納酒店的營業額已經超過了4億元,凈利潤超過5000萬元。

而黃德滿的野心還不止于此。

2006年10月,如家登陸納斯達克。黃德滿很受刺激,畢竟如家要比自己晚了三年才起步。于是,他開始考慮像如家一樣借外來資本的錢加快自己的速度。

資料顯示,在2007年和2010年維也納分別引入了軟銀賽富1500萬美元A輪融資和奇立資本B輪2000萬美元融資,獲得融資后的維也納打著中檔連鎖酒店第一品牌的旗號大肆擴張。

據《21世紀經濟報》報道,維也納酒店在融資期間曾不惜重金,以1.5到2倍的市場薪水價格從7天等連鎖酒店挖人,其中大部分是IT技術人員,之后更是以每年新開60-80家分店的發展速度擴張,是其在1999-2006年間年均開店速度的30倍。

2007年6月,一家財務顧問公司主動找到黃德滿,介紹軟銀賽富基金給他。6月份他見到軟銀賽富總裁閻炎,9月份賽富就把1.15億元打到了維也納的賬面上,占23%的股份。三年之后也就是2010年,維也納酒店獲得奇立資本B輪2000萬美元融資。

盡管黃德滿此前表示,維也納酒店計劃將在2011年在A股上市,但是有分析認為,收到2008年及2012年整體經濟形勢影響,風投上市計劃最終還是擱淺了。

最終,黃德滿決定將自己一手創辦的維也納酒店和百歲村餐飲80%的股份出售給錦江集團。根據并購計劃書顯示,彼時維也納的整體估值已達21.86億元人民幣。

“自己籌備上市要花太多的時間精力去了解游戲規則,跟錦江合作能省下兩三年,我們希望把精力重點放在產品創新與未來公司擴張上。”黃德滿告訴媒體,與錦江合作是為了加速實現維也納的擴張計劃,而非坊間流傳的“賤賣”。

家族企業和加盟制,酒店管理仍有漏洞

據報道,海南省民政廳辦公室工作人員稱,維也納酒店總部在深圳,涉及的15家酒店屬于連鎖加盟,運營公司登記的工商名稱都不是這個名字,涉事酒店被納入不規范地名清單的依據,主要是這些酒店運營公司的名稱與酒店名稱不符。

一般來說,總公司會推出一定的政策來確保商家在加盟后可以依靠品牌效應獲得一定的收益,維也納酒店官網更是掛出了“75%預訂率”、“1.6億會員”、“3年回本”、“收益率30%”的誘人條件。但是,維也納總部的有人承諾能否兌現尚且不論,加盟商的利益能否得到保護就已經成為問題。

《深圳晚報》曾在2013年報道,加盟商維也納酒店平湖店曾在加盟一年之后發現,在離自己酒店直線距離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又有一家掛著“維也納”招牌的酒店也開始開門迎客。

新開的酒店原名“新景商務酒店”,但是在被維也納酒店收后,也開始用“維也納”的名義對外宣傳,且內部裝修也與平湖店非常相似。

而根據維也納酒店提供的合約,加盟酒店在合同期內享有“在以本加盟酒店為中心的直徑三公里區域內不得開設同類別的維也納酒店”的區域保護,以酒店的客流量與營收。

在對簿公堂之后,廣州市仲裁委員會裁決維也納酒店有限公司旗下的維也納管理公司違約,新開辦的“維也納酒店”應當停止營業。但是當法院前往執行時卻發現,新開的維也納酒店的股東已經發生了變化。

維也納酒店被點名,曾每年擴張1000家,創始人23年賺21億

根據維也納管理公司提交給法院的《執行情況報告》,維也納國際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已在被起訴之前,將新開的酒店(深圳市維也納沙井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權轉讓給了深圳市維也納龍華酒店有限公司。而維也納管理公司只持有新開張酒店萬分之一的股份。

盡管看名字像是一家人,但是這實際上意味著深圳市維也納國際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不再有侵權行為,法院執行主體也發生了變化,強制執行沒能任何結果。

據記者調查,新開張的酒店事實上屬于維也納酒店旗下的中低端品牌“3好連鎖酒店”,但是在宣傳時往往不加以區分。另外,盡管時任維也納酒店品牌營銷負責人否認“深圳市維也納沙井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維也納龍華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為維也納酒店集團的子公司,但是據天眼查數據顯示,這兩家公司的負責人實際上也在維也納酒店集團擔任高管。

分析人士認為,這種行為實質上就是“股份在自家人手里轉來轉去,鉆了法律的空子。”而且,由于維也納酒店體系過于龐雜,普通消費者很難理清背后的利益關系,或許在他們眼中只要是“維也納酒店”就沒有太大區別。

盡管沒有公開資料的佐證,但是有接近維也納酒店集團高層的人士表示,該企業是一家家族企業。維也納前高管曾向《21世紀經濟報》記者透露,在維也納內部大小事務還是黃德滿一人說了算,重要崗位都是由家族內部人士擔任。

在2007年引入了軟銀之后,軟銀曾派人擔任過維也納的CFO一職,此后維也納開始實行股權激勵,并從聘請擁有外資酒店管理集團或其他國內大型酒店集團管理經驗的人擔任集團COO、副總裁等要職,希望可以提升家族企業的管理水平。但是由于與外資企業在酒店管理理念上難以融合,因此最終都選擇離開。

江湖評論 0 條
歡迎您,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侏罗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