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完旅游行業熱炒的四個概念,孔子也懂大數據了

這個行當熱鬧的有點喘不過氣來,有明白的熱鬧也有糊涂的熱鬧

看完旅游行業熱炒的四個概念,孔子也懂大數據了

最近,這個行當熱鬧的有點喘不過氣來,有明白的熱鬧也有糊涂的熱鬧。想當年孔子和弟子們也討論過旅游,他非常向往的生活方式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現在瞧起來這簡直是一幅周邊游的場景,那就扯幾句閑篇。

其一全域旅游。這個概念熱的要命,甭管怎么理解,反正已經有地方號稱干出來了。心里還是有點打鼓,為啥沒有全域農業?全域交通?甚至全域生活服務業?這和目的地旅游有啥不同?孔子的風乎舞雩場景好像有點全域旅游的意思。在線上旅游這個領域,新美大真應該感謝“全域旅游”名頭的鵲起,這幫伙計們把本地生活的套路折騰到“異地生活”里去,儼然成了旅游行當里新諸侯。從新美大的旅游電商之路來看,本地生活+異地生活=全域旅游,是不是有點意思。

其二供給側。前幾日和村里鄉村旅游帶頭人聊天,問下一步打算,這位自稱文盲的伙計回答,得琢磨整出孩子玩的地方和玩意,得留住孩子。而今游客里一大半帶著“童子六七人”,別的不說,真能夠如孔子和弟子般“浴乎沂”的地方就很少。現在滿城皆說迪斯尼,有說場面話的,有說大話的,還有不好好說話的(比如滿眼IP),都應該像村里的伙計踏實琢磨,老實說話。

其三鄉村旅游營銷。孔子生活的那個年代,曲阜城南的舞雩臺估計也就這么一個。如今呼啦啦憑空冒出這么多“舞雩臺”,別說嚇人的“全域”,單說鄉村旅游就犯難,到哪里“風乎”?別的不說,真真害怕滿眼豐收卻爛在地里而谷賤傷農出現在鄉村旅游。未來或者現在,營銷真真是鄉村旅游的要點要害所在,只是照如今咱這個行當目的地營銷的班底,有點懸。

其四旅游大數據。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這么說孔子也懂大數據呀!按現在大數據滿天飛的架勢,還真差不多。這么著,如果現在碰到念叨旅游大數據的,你先向統計數據方面想,一準錯不了,而且更容易理解。如果說了半天,你還不明白,那可能是你遇到大數據了,但是概率和現在你出門遇到周杰倫差不多。說起統計數據,真心佩服二十年前中國旅游統計伙計們把一日游游客的統計學定義界定為:指國內居民離開常住地10公里以上,出游時間超過6個小時,不足24個小時,并未在境內其他地方的旅游住宿設施過夜的國內游客。如今動個窩踩個油門就是二十里地,黏糊一下就三個時辰,這是典型的高頻,經常念叨旅游高頻低頻的伙計們可以松口氣了。

江湖評論 0 條
歡迎您,新朋友,感謝參與互動!歡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條評論
侏罗纪APP